微信服务

当前位置:首页>新闻中心>仲裁典型案例

冷某某申请某某公司确认劳动关系等争议一案

发布时间:[2017-12-27]

  京海劳人仲字[2017]第号

  申请人冷某某,男,汉族,1959年10月出生,住江苏省东台市东台镇,身份证号码************。

  委托代理人王某某,律师。

  被申请人某某公司,住所:北京市海淀区西四环北路。

  法定代表人王某某,董事长。

  委托代理人焦某某,男,汉族,1967年11月出生,某某公司主任,住河南省杞县宗店乡。

  申请人冷某某(以下简称冷某某)与被申请人某某公司(以下简称某某公司)确认劳动关系等争议一案,本委受理后,依法由仲裁员马静独任审理。本案经公开开庭审理,冷某某的委托代理人王某某、某某公司的委托代理人焦某某均到庭参加了仲裁活动。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冷某某申请称:我于2014年5月19日入职某某公司,从事报刊发行工作,月均工资3300元,该公司未与我签订劳动合同,且无故拖欠2017年6月26日至2017年8月22日工资不予支付,并未安排休过年假,我被迫于2017年8月22日提出离职。现要求:1、确认某某公司与我在2014年5月19日至2017年8月22日期间存在劳动关系;2、某某公司支付2017年7月1日至2017年8月22日工资6600元;3、某某公司支付解除劳动关系的经济补偿金11550元;4、某某公司支付2014年5月19日至2017年8月22日未休年休假工资4600元。

  某某公司辩称:认可冷某某自2014年5月19日至2017年6月22日在我公司工作,但其属非全日制用工,每周仅工作2天,故双方未签订劳务合同,考虑到冷某某的家庭困难,还为其缴纳了社会保险,2017年5月26日我公司经营出现亏损,召开了员工会议,提前告知冷某某在一个月内办理离职手续,2017年6月22日冷某某申请离职,我公司每年均安排职工于春节假期期间休年假,并不定期安排职工公费旅行,综上,我公司不同意冷某某的仲裁请求。

  经查:冷某某于2014年5月19日入职某某公司,岗位为报刊发行,双方未签订书面劳动合同,冷某某月工资标准为3300元,某某公司向其支付工资至2017年6月30日,为其缴纳社会保险至2017年8月。

  冷某某主张每年应享受年休假5天,其在职期间某某公司未安排其休过年休假,其正常出勤至2017年8月22日,当天通过邮件的形式以“拖欠工资、未安排年假且未支付年假工资”为由提出辞职,冷某某就该主张提交了《被迫离职通知书》,该通知显示:“某某公司:本人冷某某,自2014年5月19日入职贵公司,主要从事报刊发行工作,月工资标准3300元,工作至今,由于单位自2017年6月26日起无故拖欠本人工资,自入职以来未安排我休年假,亦未支付未休年假工资,其行为已严重侵犯了本人的合法权益,现根据《劳动合同法》第38条的相关规定,迫使本人提出解除劳动关系,劳动关系自本通知发出之日起解除。通知人:冷某某,2017年8月22日。”某某公司认可冷某某每年应享受年休假天数为5天,但不认可冷某某其他主张,某某公司主张冷某某在职期间的年休假已休,其公司分别于2017年5月26日、2017年6月26日开会通知,因其公司运营极度困难要求员工办理离职手续,与冷某某于2017年6月26日解除劳动关系,其公司虽签收了《被迫离职通知书》的快递件,但并不清楚快递内容。某某公司为证明上述主张提交了《交接资料》、《会议纪要》,其中《交接资料》显示冷某某于2017年7月3日办理过工作交接(支票、现金等),其为交接人,接收人为焦某某,《会议纪要》分别为2017年5月26日及2017年6月26日会议记录,会议内容为因企业经营困难,员工另谋职业的相关通知,落款处未体现有冷某某的参会签到。冷某某认可《交接资料》的真实性,但主张此并非为办理其本职工作的交接,而是就其所承担的额外财务工作进行交接,且并非办理离职,不认可《会议纪要》的真实性,主张其并未参会。某某公司未就所持冷某某年休假已休的主张举证。

  另查明,冷某某于2017年8月24日就本案争议向本委提出仲裁申请。

  上述事实有各方陈述、庭审笔录、《被迫离职通知书》等在案证实。

  本委认为:本案中,某某公司虽主张已分别于2017年5月26日及2017年6月26日通过会议的形式向冷某某告知其企业不再经营的事实,但其提交的《会议纪要》并未显示有冷某某的参会签到,且某某公司并未提交其他有效证据证明其公司对与冷某某的劳动关系做出了实质性的处理,故本委对某某公司所持与冷某某已于2017年6月26日解除劳动关系的主张不予采信。鉴于某某公司为冷某某缴纳了社会保险至2017年8月,且签收了冷某某邮寄的《被迫离职通知书》,故本委据上述事实确认冷某某与某某公司自2014年5月19日至2017年8月22日期间存在劳动关系。

  冷某某所在岗位为报刊发行,而其2017年7月3日所办理的工作交接显示为现金及支票等内容,与冷某某所持此交接非办理其本职工作的交接,而是就其所承担的额外财务工作进行交接,且并非办理离职的主张相符,结合某某公司为冷某某缴纳社会保险至2017年8月的事实,本委认为某某公司应支付冷某某2017年7月1日至2017年8月22日的工资5727.58元(计算方法:3300+3300÷21.75×16)。

  就未休年休假工资,首先,本委认为用人单位安排职工享受带薪年休假应当以年度为计算周期,且未休年休假工资作为企业职工未享受带薪年休假法定待遇,其具有补偿性质,应属于经济补偿金范畴,其仲裁时效期应受《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争议调解仲裁法》第二十七条第一款规定调整。鉴于《企业职工带薪年休假实施办法》第九条规定,带薪年休假可跨1个年度安排,故冷某某要求某某公司向其支付2014年5月19日至2014年12月31日期间未休年休假工资的请求已超过仲裁时效,故其要求上述期间未休年休假工资的请求依据不足,本委对此不予支持。其次,就2015年1月1日至2017年8月22日期间的未休年休假,某某公司主张冷某某该期间的年休假均已休完,但未就该主张提交证据予以证明,故本委对某某公司的主张无法采信。综上,依据《企业职工带薪年休假实施办法》第十条至第十二条的规定,经本委核算,冷某某于2015年1月1日至2017年8月22日期间可享受的年假天数为13天,某某公司应支付冷某某上述期间的未休年休假工资3944.83元(计算方法:3300÷21.75×13×200%)。

  现经本委确认某某公司存在未及时支付冷某某劳动报酬的事实,而其公司亦签收了冷某某寄送的《被迫离职通知书》,某某公司应当知晓该通知中所显示的内容。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第三十八条第一款第二项、第四十六条第一款第一项的规定,用人单位拖欠劳动者工资的,劳动者提出解除劳动合同,用人单位应支付经济补偿金。据此,某某公司应支付冷某某解除劳动关系的经济补偿金11550元(计算方法:3300×3.5)。

  本案经调解,双方未达成协议,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争议调解仲裁法》第四十二条第四款之规定,现裁决如下:

  一、确认冷某某与某某公司自二〇一四年五月十九日至二〇一七年八月二十二日期间存在劳动关系;

  二、某某公司于本裁决书生效之日起十日内,支付冷某某二〇一五年一月一日至二〇一七年八月二十二日未休年休假工资三千九百四十四元八角三分;

  三、某某公司于本裁决书生效之日起十日内,支付冷某某二〇一七年七月一日至二〇一七年八月二十二日的工资五千七百二十七元五角八分;

  四、某某公司于本裁决书生效之日起十日内,支付冷某某解除劳动关系的经济补偿金一万一千五百五十元;

  五、驳回冷某某其他仲裁请求。

  如不服本裁决,可于本裁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提起诉讼,逾期不起诉,本裁决书即发生法律效力。

  仲裁员   马  静  

  二○一七年十一月七日

  书记员   张琰雪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