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新闻中心>仲裁典型案例

陈某申请某某公司工资差额等争议一案

发布时间:[2017-09-27]

  京海劳人仲字[2017]第号

  申请人陈某,女,汉族,1985年12月出生,住河南省修武县郇封镇。

  被申请人某某公司,住所:北京市海淀区高里掌路。

  申请人陈某(以下简称陈某)与被申请人某某公司(以下简称某某公司)工资差额等争议一案,本委受理后,依法由仲裁员徐红霞独任审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陈某申请称:我于2016年10月27日入职某某公司,双方签有劳动合同,月工资标准为6500元,我于2017年2月8日被某某公司辞退,现要求某某公司支付我:1、2017年1月1日至2017年1月31日工资差额5500元;2、2017年2月1日至2017年2月8日工资604元;3、2017年1月1日至2017年2月8日提成3800元;4、违法解除劳动合同赔偿金6500元。

  某某公司未答辩。

  经查:陈某主张其于2016年10月27日入职某某公司,双方签有期限为2016年10月27日至2017年10月26日止的劳动合同;月工资标准为6500元;其正常出勤至2017年2月8日,当日被公司以迟到为由辞退;工资正常发放至2016年12月31日。陈某另主张2017年1月1日至2017年1月31日期间只收到工资1000元,2017年2月1日至2017年2月8日期间工资未支付,并就其主张提交《劳动合同》、《解除劳动合同通知书》(复印件)进行证明。其中,《劳动合同》显示签订合同的甲乙双方分别为甲方“某某公司”,乙方“陈某”,合同期限为2016年10月27日至2017年10月26日,双方约定试用期两个月,工资由基本工资3500元、岗位工资3000元构成,该合同在甲方落款处加盖有“某某公司”字样印鉴,乙方落款处载有“陈某”字样签字;《解除劳动合同通知书》(复印件)载有以下内容:陈某,鉴于你从入职至今,长期多次迟到,其中2017年1月1日至2017年1月20日期间累计迟到次数达11次,严重超过公司规定的当月迟到8次公司有权开除的考勤制度,你的行为已严重违反公司规章制度、劳动纪律,公司决定与你解除劳动关系,你的2017年1月1日至今的工资待与公司交接工作完成后且无任何劳动争议后再行发放……针对你严重违反公司规章制度的行为,公司根据公司及国家相关规定,正式书面通知于2017年2月8日与你解除劳动合同……。

  陈某主张某某公司未支付其2017年1月1日至2017年2月8日提成,并就其主张提交剩余提成工作表、美申后期顾问提成标准表、学生申请学校提交和录取确认书进行证明。剩余提成工作表为电子表格,显示有“学生名字”、“提成细节”、“提供规划方案”……等内容,未载有某某公司的信息;美申后期顾问提成标准表的文件名称显示为“后期顾问岗位说明”,载有“初级申请顾问”、“高级服务顾问”、“提成标准”等内容,未载有某某公司印鉴或相关负责人签字;学生申请学校提交和录取确认书显示为英文打印件,载有“Carey Business School Admissions Office”等内容,未显示有某某公司信息。

  陈某另主张其被某某公司以多次迟到为由辞退,并提交《解除劳动合同通知书》复印件进行证明。

  上述事实有陈某陈述、庭审笔录等在案证实。

  本委认为:当事人对自己提出的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或者反驳对方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有责任提供证据加以证明。没有证据或者证据不足以证明当事人的事实主张的,由负有举证责任的当事人承担不利后果。本案中,陈某就其与某某公司存在劳动关系的主张提交了加盖有“某某公司”字样印章的《劳动合同》,某某公司经本委依法通知无正当理由拒不到庭,视其放弃举证、质证的权力,其公司应承担举证不能的不利后果,故本委对《劳动合同》的真实性及证明效力予以确认,继而对陈某所持其与某某公司存在事实劳动关系的主张予以采信。

  有关工资一节。某某公司作为劳动关系中负有管理责任与义务的一方,应就陈某的工资标准及工资支付情况负有举证责任。现某某公司经本委依法通知无故不到庭,其应承担举证不能的不利后果,故本委对陈某所持其月工资标准为6500元,正常工作至2017年2月8日,某某公司未足额支付其2017年1月1日至2017年1月31日工资、未支付其2017年2月1日至2017年2月8日工资的主张予以采信。经核算,陈某要求某某公司支付2017年1月1日至2017年1月31日工资差额5500元、2017年2月1日至2017年2月8日工资604元并无不当,本委予以支持。

  有关提成一节。陈某提交的剩余提成工作表、美申后期顾问提成标准表及学生申请学校提交和录取确认书均未载有某某公司的印鉴或相关负责人签字,同时,《劳动合同》在工资构成中亦未显示有提成约定,陈某未进一步就其主张提交证据进行证明,应承担举证不能的不利后果,故本委对其主张不予采信,其要求某某公司支付2017年1月1日至2017年2月8日提成的请求依据不足,本委不予支持。

  有关赔偿金一节。陈某就其主张提交的《解除劳动合同通知书》为复印件,依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法释[2001]33号)第六十九条之规定,无法与原件核对的复印件不能单独作为认定案件事实的证据,故本委对《解除劳动合同通知书》复印件的证明效力不予确认,陈某未进一步就其主张提交证据,应承担举证不能的不利后果,故本委对其主张不予采信。综上,陈某要求某某公司支付解除劳动合同赔偿金的请求依据不足,本委不予支持。

  某某公司经本委依法通知无正当理由未到庭,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争议调解仲裁法》第三十六条第二款的规定,现缺席裁决如下:

  一、某某公司于本裁决书生效之日起十日内,支付陈某二〇一七年一月一日至二〇一七年一月三十一日工资差额五千五百元;

  二、某某公司于本裁决书生效之日起十

  日内,支付陈某二〇一七年二月一日至二〇一七年二月八日工资六百零四元;

  三、驳回陈某其他仲裁请求。

  本裁决对某某公司为终局裁决。某某公司有证据证明本裁决有《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争议调解仲裁法》第四十九条第一款规定的情形之一的,可自本裁决书收到之日起三十日内向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申请撤销裁决。陈某如不服本裁决,可于本裁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提起诉讼,逾期不起诉,本裁决书自作出之日起发生法律效力。

  仲裁员    徐红霞    

  二〇一七年四月二十五日

  书记员    贾  飞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